手机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冰岛老寨白茶制茶记(四)
来源:草木人服务平台 | 作者:郝连奇 | 发布时间: 2017-11-13 | 721 次浏览 | 分享到:
可能是真的累了,从昨晚十一点一觉到八点,居然一夜没醒,这是我少有的好觉。

冰岛白茶日记(四)

郝连奇

2017年10月28日(晴)

可能是真的累了,从昨晚十一点一觉到八点,居然一夜没醒,这是我少有的好觉。今天和“寻茶孤狐”先生商量,先去我的正气塘基地,看看最后一波秋茶的质量。顺便给基地的老李送两箱酒,老李每天都喜欢喝两口。今年老李干得不错,也算是奖励一下吧。九点准时出发,路线清晰,从临沧直奔正气塘,过勐库,再到冰岛老寨。

路上分别接到天月董事长李晓毅先生和吴裕泰原董事长孙丹威女士的电话。天月的李董带领王总是专程赶来参与冰岛白茶制作的。孙丹威女士是参加临沧的中国流通协会的经济年结束后,特意来冰岛看我们的冰岛白茶工艺。哈哈,茶没做出来呢,人气儿是够足的了。

由于贵客要登门,所以在正气塘没敢多停留,交代完工作,直奔冰岛。天公真是作美,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从勐库奔向冰岛的土路,居然全干了,车子一过,尘土飞扬。但我心里美滋滋的,我知道,只有这样的好天气才能做出好茶来,这些天总算没有白等。

12点15分到达冰岛基地,一下车我们马上查看茶叶的走水情况。从远处就看到茶叶有点泛红,我心咯噔一下,坏了,来晚了,有些叶子开始红变,尤其是第三叶。“寻茶孤狐”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拿着一片红叶片,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基地的负责人小张不知所措,因为他没做过白茶,看到我们的表情,很是紧张,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好。“失水太快啦,赶快往房里搭”我下着命令。一通手忙脚乱之后,茶叶进了屋。我和“寻茶孤狐”皱着眉头,想着工艺的问题。“你在勐海的工艺为什么在冰岛不行呢?”“寻茶孤狐”不解地问。“是啊,咋回事呢,是海拔的问题,南糯山的海拔和这里差不多呀,都是1600上下,哪的问题呢,湿度吗?湿度31%,对,很可能是湿度太低的原因。”我像是自言言自语,又是在征求“寻茶孤狐”的意见。

我们正在商量,电话响了,天月的李董堵在路上,说是限制通行。这时我们才想起今天有400多人来冰岛老寨,都是来参加流通协会年会的。我们基地就在寨子入口,这时刚好有个交警,我打听了一下,说是一点半后放行。因为到寨子的路太窄,那么多大车,必须限行。茶出了问题,没心吃饭,刚好等等。

等和李董他们吃过饭,已是4点半,孙丹威女士也赶来了。他们急着要看茶叶,没有办法,我和“寻茶孤狐”硬着头皮,带他们到阴干房。进去一看,我和“寻茶孤狐”一下愣住了,颜色居然固住了,太神奇了。再摸一下叶子,水走的不错。我和“寻茶孤狐”立马儿喜笑颜开。他们提出要尝尝,说实话,我也忍不住了。我和“寻茶孤狐”挑了些干一点的,马上开汤。